微博:说书人五十弦。不定期龟速更文,您的喜欢是我的动力
需要回of请私信
约稿请私信,文,图都ok

女将军



女将军

   老将军离世时享年65,据说是因为遇刺,本来刺客并没有本事杀了老将军,奈何为了护住身边一位女娃娃而被毒箭刺了腹部。

    之后军队的战士们一边沉浸在老将军离世的哀伤中一边在猜测接手将军之位的是老将军的大儿子还是二儿子又或者是副将。

   可新将军一到任时军队一片哗然。新将军是个女人,不是二十出头但也不到三十。于是战士们说皇帝疯了,找个女人来代替老将军不是要把军队往火坑里推吗。于是在女人面前所有人都毕恭毕敬,但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他们讨论更多的则是她的身材,脸蛋以及性格。

   女将军不受人欢迎。在军队里人尽皆知。大家在休息时会毫不避讳的说着黄色话题,甚至有人曾打算偷看将军洗澡。

   女将军第一次出兵是在老将军死后的一个月,她坐在马上,比所有士兵都要矮。但马匹却异常的乖巧。她在黄沙中显得更加渺小,可她手里的剑却挑过敌军的脖颈,血喷溅到她的脸上,她甚至没有眨眼就把剑又刺入了另一个人的胸口。

    战斗结束了,将军的头发都在滴着血,脸上是血水混着沙尘,脏的不能再脏。她杀人时就像是在刺绣,她的剑捅进人的身体里就像是穿过布那样。她站在尸骸上,把手里的剑插入黄土,然后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然后带着战士们回了营地。

    战士们对将军的看法在一点点的改变。他们以为女人只要受了一点伤,哪怕只是刺绣的针扎到手上也会泪眼汪汪,可将军却咬着布给自己缝伤口。他们以为女人的身体纤细又白嫩,可将军常年握剑的手上满是老茧且皮肤粗糙,她被衣服遮住的地方有大大小小的伤口。她好不在意的在人群中脱下上衣给自己缝针。她说“战场上我们都是士兵,不是男人女人,而是随时都会丧命的人。”

    后来据说老将军护主的并不是女娃娃,而是这位女将军。老将军曾被敌军围困时女将军也带兵援助过老将军,只是那时她并不是将军也不是士兵,而是老将军的得力门徒。女将军的背上有块疤,据说当时她险些丧了命,所以老将军也算是还了人情,只不过,现在看来女将军又欠了老将军的人情。

   后来在庆功宴上女将军坐在火边热酒,有人开玩笑问她是不是老将军一直藏着没人知道的孙女,女将军的生世才一点点暴露出来。

   女将军和老将军并未血缘关系,老将军在一次出征时带回了幸存的她,于是她成了老将军的门徒。“那上战场是为了给老将军报仇吗?”男人们忽然团团围住了她,“不,只是因为战场需要我罢了。”女人摇摇头,然后一口饮尽了碗中的酒。

   老将军把孩子带回来时孩子还不会识字,但为了活命却已经拿起了菜刀。

   “这个孩子,终有一天要走上战场。”当老将军教会她如何用剑挑断人的动脉时,他一边叹气一边笑着说。

    那之后在一次又一次的战役中,士兵们见识到了女人不一样的一面。她不柔弱,不胆小也不仁慈。埋伏敌人时为了除去饥饿感却不能烧火,战士们只能吃生肉和干食。女人蹲在半人高的草丛中啃着鹿腿,那一刻仿佛回归到了最初茹毛饮血的姿态,可血在她的脸上就好像是胭脂水粉一般,她不适合化妆,也从没有人见过她化妆。当她站在黄沙上,当她的剑扫过带起血雨时,战士们知道,她不是个女人,他们和她都一样,走到战场上就意味着所有人都是亡命之徒。

   他们开始敬重她,没有人再肆无忌惮的在她的面前讲黄段子,有再没人提议去偷看她洗澡。将军是将军,而不是女人,战士是战士,而不是男人。老将军从未说过,女将军也是,但这句话忽然就流传在了军营中。

后来,将军的手臂受了伤,拿不起剑,于是就离开了军队,接手的新将军是老将军的大儿子。

女将军还乡嫁了人,是个憨厚的农夫,将士们为将军感到不值得,但将军却不说话。那一场婚礼上女人第一次化了妆,无父无母,主持婚礼的是老将军家的长辈。而喝喜酒的,几乎都是身上有伤的壮汉。那之后,女将军彻底消失在了战场上。

再后来有一次士兵们被围困在山中,援军迟迟不来,大家都以为自己将死,可夜里却听说有人带兵袭击了敌营,敌军赶着回去救火,战士们得以突围。

那场战后,听闻带头袭击敌营的是个女人。

战争持续了又五年,终于是结束了。于是战士们相约私下里去探探女将军。可到了那农户家里见着的女主人却不是将军。农户说,女将军在那之后不久就死了,于是他又找了老婆。

细问之下,将军死时正确是战士们从林中脱困之时。

有人说,那带兵的女人烧光了敌人的营帐便不知所终。

而再三追问农人,壮士们才得知,将军连碑也未立。现在说来到真是不可寻了。


评论
热度(30)
© 五十魈君浮 | Powered by LOFTER